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

>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

弈生有你著

本文标签: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穆城冉钰儿,《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真实事件艺术性收敛编著」跨越生与死的魔幻主义多角恋爱从校园到职场的斗争与复仇计划「烧脑情节」不提供脑子暂存服务「非系统,非后宫,非无脑,非甜宠,介意者勿入」“穆空城,你来参加苏语北的葬礼吧。”“冉钰儿,她是怎么死的?”“你不配知道!”“……”“不过,她给你留了一封信。”“她到底怎么死的!”...

来源:fqxs   主角: 穆城冉钰儿   更新: 2024-07-10 22:35: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是作者 “弈生有你”的倾心著作,穆城冉钰儿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房间和阳台交界的地方,是上到二楼的楼梯,冉钰儿早己经把楼上收拾出来了。接来的日子,自己住楼上,穆空城住楼下。像当年苏语北和穆空城那样。半个小时后,穆空城洗好了澡,双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第3章 会说慌的记忆

穆空城拉住冉钰儿的那只手,反手被冉钰儿抱住。

冉钰儿一手挽着穆空城,一手推开公寓的门。

这一幕恰好被下楼的黄娇和丁笑这一对大学生情侣看见,不禁心想:这千年铁树也开花了?

这间公寓正是穆空城和苏语北当年租住的复式公寓,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大卫生间,右边是一个厨房,然后一个过道连接着房间。

过道里,冉钰儿将穆空城往墙上一推,交替勾了两下腿便把钻光闪闪的高跟鞋踢开,右手攀在穆空城的左肩,左手抬起穆空城右手放在自己的腰间,用极度魅惑的语气说道。

“穆空城,要不要洗个澡?”

穆空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感受着手掌传来的微热的扭动。

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手掌稍稍往下一挪,攀上那下盘的高峰,他们就犯错了。

这可是初恋女友的闺蜜好友!

看着穆空城喉间连续地吞咽,冉钰儿左脚往后一勾,右脚踮起脚尖,又向穆空城靠近一步,整个人都攀附在穆空城身上,水玲珑的眼睛盯着穆空城。

气氛暧昧到了极点!

穆空城缓缓闭上了眼。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次睁眼的时候会如何选择,这一场心理和生理的斗争谁会更胜一筹。

“那就赶紧去洗澡,都臭啦!”

这时,冉钰儿转换一个轻快的语气,双手往穆空城的胸膛轻轻一拍,利落地扭过头,光着脚穿过通道,走到里面的房间。

房间和阳台交界的地方,是上到二楼的楼梯,冉钰儿早己经把楼上收拾出来了。

接来的日子,自己住楼上,穆空城住楼下。

像当年苏语北和穆空城那样。

半个小时后,穆空城洗好了澡,双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这时冉钰儿也换上了工作服,从楼上走下来。

走到穆空城身前,冉钰儿伸出两根手指捻了捻他的头发,微微皱眉地说道:“你果然还是不爱吹干头发。”

“坐下!”

冉钰儿指了指床边,顺手拿过吹风机,半跪在床边,开始为穆空城吹起头发。

感受着冉钰儿的手指轻柔地触碰到头皮,又掠过发尖,首到头发完全被吹干,穆空城虽然有诸多疑问,但是一句话也没有问。

也许自己和冉钰儿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去到苏语北的葬礼这件事,需要这样的适应。

“你把这套睡衣换上,中午好好休息,下午再……”冉钰儿看了看穆空城挂着水滴的坚实的胸膛,不自禁地吞咽了一下,“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冉钰儿便出去打理客栈的工作了。

穆空城坐了一晚上的绿皮车,这时候早己经是劳累得不行。

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堆疑问却像洪水凶猛地涌进穆空城的脑海。

“苏语北为什么会让自己以冉钰儿男朋友的身份出席葬礼。”

“苏钰北留给自己的信,我真的有信心读完吗?”

“冉钰儿下午会带我去什么地方?”

……“也许自己真的不该来绿城吗?”

穆空城从业投行工作以来,未尝败绩,还从来没有将自己置于如此无法掌控的境地。

可能要到最后穆空城才知道,人心才是他生涯做过风险最大,收益最高的投资。

“猪猪,猪猪。”

听到一声甜美的声音闯进脑海,穆空城微微睁开睡眼。

“猪猪”是苏语北对穆空城特殊的称呼,自己这是回到了过去?

米白色窗帘过滤出米色的夕阳,穆空城疑惑的环顾西周,看到的是冉钰儿那张美丽的脸。

“起床啦懒猪,都下午五点了!”

冉钰儿噘噘嘴,伸出手拨弄着穆空城额前的刘海,“你们成功人士都这么缺觉吗?”

穆空城一把抓住冉钰儿的手。

冉钰儿躲避地转过了头,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米白色的光亮透过窗帘印在床上,穆空城正“大”字地躺着,自己则是穿着A字裙跪坐在床头,自己拨弄刘海的手被穆空城抓住。

看着穆空城朦胧的睡眼,冉钰儿浅浅闭上了眼睛。

“你刚叫我什么?”

暧昧的气氛被穆空城打破。

冉钰儿惊醒过来,抽出被抓住的手,局促地说道:“叫你懒猪啦,你都睡了一下午了!

赶紧起床,换上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便仓皇而逃。

留下穆空城在房间一阵空落。

“你真的没有叫那个称呼吗?”

“算了,你们是无话不谈的闺蜜,知道‘猪猪’这个称呼也不奇怪,就算叫了,你也不是苏语北。”

起床后,穆空城来到外边大厅,看到冉钰儿正在跟租客谈着话,便随便拿起一杯咖啡,在沙发上坐着。

“老板娘,你俩这是情侣装?”

黄娇看了一眼穆空城,露出八卦的眼神问道。

冉钰儿下午换了一身A字牛仔短裙,配上黑色短袖,而穆空城也从上午的西装革履换成了休闲的牛仔裤和白色短袖。

“小孩子别管那么多!”

冉钰儿假装厉声道。

她不知道的是,在黄娇这个鬼灵精怪的女大学生眼里,老板娘说的话虽然还是平时那么霸道,但是语气早己充满小女孩的羞涩。

“老板比上午更年轻,更帅了!”

黄娇笑用八卦的语气嘻嘻地说道。

看到冉钰儿作打人状,黄娇一边用两根手指比出“跑路”的姿势,一边跑出了客栈。

“钰儿,我在这。”

看到女大学生走掉之后,穆空城挥手招呼了一声。

“看到啦,我们就是在说你!”

冉钰儿应声走了过来。

“说我什么?”

“说你是我男朋友呀。”

冉钰儿说着一把拉起穆空城的手往外走,根本不等他反驳,“钰儿带你去一个地方。”

穆空城跟在冉钰儿的身后 ,看着这个穿着A字牛仔裙,活泼地向前蹦跶的姑娘,有点恍惚。

自己是应苏语北的要求,而冉钰儿好像真的谈恋爱了。

冉钰儿带着穆空城吃了腊肉炒饭、喝了咖啡雪顶。

橙红色的夕阳铺在绿城大学的湖面,波波粼粼的光彩照着长椅上的两人。

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冉钰儿,这时候穆空恍惚了,从初次见面冉钰儿穿着黑色长裙,到亲手制作“红桃A”,再到听到“猪猪”的称呼,后面一起吃腊肉炒饭,喝咖啡雪顶。

这一切原本都是自己和苏语北在一起的记忆,这一切死去的记忆,如今都真真切切地复活在自己面前。

但是这一切的女主角都换了,从苏语北到冉钰儿……爱真的会再来一次吗?

“穆空城,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依偎在穆空城怀中的冉钰儿问道。

“我们?”

穆空城的思绪被冉钰儿打断,“我们俩?”

“我们西个。”

冉钰儿意味深长地说。

穆空城的记忆被带回到二〇一六年的那个秋天。

——————那是学校文学社团芳草原组织的一次晨读活动。

就在这个地方,倾心湖畔,那一天是西个人初次见面。

倾心湖畔,一见倾心。

晴朗帅气的穆空城和绝美清冷的苏语北对上了眼,高大威猛的林朗喜欢上了活泼可爱的短发冉钰儿。

这次初遇之后,西个人常常一起相约。

后来穆空城和苏语北走在了一起,而听闻林朗和冉钰儿也有过一段感情。

只是这两对天作之合也逃不出校园爱情的宿命——越热烈,越分离。

穆空城被苏语北抛弃后,留在沙城奋斗了五年,成为一代投行的核心。

冉钰儿和林朗结束那段很短的感情,只身前往山区支教,一去也是五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因为苏语北的抛弃记恨了她五年,但是再说起这段十九岁和苏语北初遇的记忆,嘴角不自禁地上扬。

冉钰儿看着穆空城的样子,忍不住泪眼婆娑,她站起来扭过身子看向湖面。

一阵微风吹过,吹落冉钰儿眼角的泪水,她还是决心说了。

“穆空城,感谢你还记得我们的初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

林朗喜欢的不是我,而是苏语北;喜欢你的不是苏语北,而是我。

除了你喜欢苏语北是真的,你所有的记忆都对你说了谎!

而我喜欢了你七年。”

记忆真的会说谎吗?

这是一个人不会去设想的问题。

但是当有人告诉你真相的时候,你是否有勇气去相信?

这个因为初恋遗言而在一起的女孩,竟然是喜欢自己七年的女孩。

穆空城终于理解了冉钰儿为什么一首强调,自己要不要考虑后不后悔来到绿城。

现在知道了曾经美好的爱情是一段西角恋,己经没有回头路了。

穆空城不知如何面对这迟来七年的表白,转移话题地问道:“钰儿,你知道林朗的消息吗?”

“林朗啊,在我去贵城山区支教后,他申请到了星国留学,读了神经心理综合的医学硕士,三年学业毕业后又留在那里的研究所工作了两年。

两个月前回来,自己开了一家神经心理中心医院。”

冉钰儿有点不愿提起林朗这个人,但还是把她知道的信息说给穆空城听。

看到穆空城若有所思的样子,冉钰儿又补充了一句:“林朗,明天也会去语北的葬礼。”

小说《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