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主人公叫孟九歌孟九歌小说覆蕉得鹿全文免费阅读《覆蕉得鹿》最新章节目录

覆蕉得鹿

覆蕉得鹿

酒药男童

本文标签:

奇幻玄幻《覆蕉得鹿》,主角分别是孟九歌孟九歌,作者“酒药男童”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欲辨今亡孔与黄,乃占未卜是何祥。鹿蕉覆处难分郑,蝴蝶飞来已化庄。树底君臣浮绿蚁,枕中勋业饭黄粱。唯应一笑希夷叟,尘世茫茫叹夜长。主角孟九歌意外发现通过梦境可穿越至一片未知的世界,带着现实的记忆看主角如何一步步走向武道及权力的巅峰,又如何一步落空......面对人生和命运的梦幻交织,主角又如何找寻真我?...

来源:fqxs   主角: 孟九歌孟九歌   时间:2024-07-10 22:35:08

小说介绍

叫做《覆蕉得鹿》的小说,是作者“酒药男童”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奇幻玄幻,主人公孟九歌孟九歌,内容详情为:这嘈杂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仿佛在提醒人们这个城市的繁忙和喧嚣,让人格外的郁躁。倒是候诊室的空调打的温度极低,吹在孟九歌汗水浸湿还未干透的T恤衫上,让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请0711号患者——孟九歌前往3号诊室候诊”,听到叫号声音,孟九歌快步走入诊室。进入诊室后,孟九歌一眼就认出了上周过来帮他诊...

第1章 记不分明疑是梦,梦来还隔一重帘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特别快,仿佛眨眼间就进入了盛夏季节。

6月中旬37度炽热的阳光冷漠地炙烤着大地,让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闷热之中。

孟九歌顺着医院的候诊室的玻璃落地窗低头望去,马路上的各种各样的汽车排起了长队,几乎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发动机的轰鸣声以及喇叭的鸣叫声此起彼伏,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曲让人烦躁的交响曲。

这嘈杂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仿佛在提醒人们这个城市的繁忙和喧嚣,让人格外的郁躁。

倒是候诊室的空调打的温度极低,吹在孟九歌汗水浸湿还未干透的T恤衫上,让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

“请 0711 号患者——孟九歌前往 3 号诊室候诊”,听到叫号声音,孟九歌快步走入诊室。

进入诊室后,孟九歌一眼就认出了上周过来帮他诊断的医生坐在办公桌前,正低头看着病历。

这个医生实在太有辨识度了,孟九歌记得非常清楚。

他的上眼微微下垂,仿佛总是透着一股疲惫和无力感,眼角边布满了细细的皱纹,如同岁月留下的深深印记。

他的脸庞瘦长,脸颊上长满了老人斑,犹如一片片斑驳的秋叶,以及头顶上那可数的几绰稀疏头发无不透露出沧桑。

而那副宽厚的木质眼镜,则与他的整体形象极不协调,仿佛是一个突兀的存在,让人不禁觉得有些滑稽可笑。

就像梦里那个看门的老头,像,实在太像了。

医生头也不抬地说道:“你的 SDS 测评以及脑功能定位分析显示结果基本可以确认你是患有重度焦虑症、偏执型精神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妄想症。”

听到这个结论,孟九歌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能来脑科医院的多多少少都有病,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哦,那我上次说的那个梦呢?”

医生抬起头来,用那双略显疲惫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语气平淡地回答道:“至于你上次说的那个光怪陆离的梦,我认为也是由你的精神状态导致的。”

但是我近期还是会做这样的梦,我梦见......,还未等孟九歌说完,医生打断道:“我会给你开一些抑制药,你先吃一段时间看看状态再说吧。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了,就去一楼缴费拿药去吧。”

在回去的出租车上,孟九歌的眉头微皱,他的眼神有些迷茫,似乎还沉浸在上周那个奇怪的梦境之中。

“不应该啊,为什么连续一周都梦见那个地方?

真的是个梦吗”,孟九歌低声的嘟囔着。

伴着出租车内交通广播的播报声和清爽惬意的空调,孟九歌歪着头陷入了沉睡。

在梦中,孟九歌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一座建在高耸入云的悬崖之巅的小村落。

这里的地势险峻,周围都是斧削般的峭壁,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座小村落竟然被小臂粗的黑色锁链封锁环绕,这些锁链似乎不仅是为了防止居民坠落,更是为了警告他们不要尝试逃离此地。

悬崖之上零星散落二十余户民舍,炊烟寥寥而升,透过崖边的深红落日余晖与近处的云朵渲染交织,倒也显得有些世外桃源般的宁静。

仅在小镇的西南角有一条陡峭的青石台阶蜿蜒盘旋而下,如同一条蜿蜒不定的青色细龙盘山俯冲之下,没入半山的云中,不知道下方仍有多长道路。

而此刻,下山的台阶路边,有一座带院子的木头小屋,小院中栽种着一棵说不上名字的歪脖子老树。

那棵老树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沧桑,它的树干扭曲着,宛如一个老者弯下的脊梁,树皮粗糙而干裂,阴暗且扭曲,而偌大的树冠,覆盖了整座小院,巴掌大的树叶交叠着郁郁葱葱,显现出磅礴的生命力。

树下,坐着一个年迈的老头,他长得神似那位医生。

老头身穿一袭青灰色长袍,眼睛无神但却异常阴狠犀利。

此时,他正斜靠在树边,用耷拉着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盯着道路边的孟九歌。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玩味和警告,似乎在向孟九歌说:“别下山!”

这目光仿佛带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让孟九歌感到心头一震。

孟九歌加快脚步走到老头面前,语气急切地问道:“大爷,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老头沉默片刻,然后缓缓开口,声音低沉:“蒋山关村。”

“蒋山关村……”孟九歌喃喃自语着重复了一遍地名,想起诗句“未过蒋山关,须过蒋山关。

过得蒋山关,呼唤不回,牢笼不住。”

心中不禁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孟九歌眉头微皱,眼神中充满了疑虑,继续追问:“我己经连续几日梦见此处,真的是个梦吗?

如果是梦,我要怎样才能从这场梦里走出来?”

他紧紧盯着眼前的老头,希望能得到一些答案或者指引。

“桀桀桀~”老头阴沉的笑着,脸上干巴巴的皱纹挤在了一起显得越发的扭曲。

“我在此地驻守六十余年,像你这样的循梦人己经有一十二三个了吧……”老人伸出一只干枯得如同朽木一般的手,擦去眼角不知是因哭泣还是大笑而流出的眼泪。

他那暗黄色的眼眸仿佛能洞穿人心,让人不寒而栗。

“这其中啊,有七八个人在我的树底下化为养分,还有五六个人被我推下悬崖,与其说是跌落,不如说是我把他们丢下去的......”老人语气平静,但每一个字都带着沉甸甸的重量,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再等五年就好了,只要五年,我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说到这里,老人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似乎在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和期待。

然而,仅仅过了片刻,老人便收起了所有的情绪,冷冷地看向面前的男子:“现在,你可以选择自己跳下悬崖,或者让我来埋了你。”

说完,他手中出现一把破旧的铲子,铲尖处还残留着一些深褐色的印记,不知是锈迹还是干涸的血迹。

小说《覆蕉得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