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游戏动漫> 小马宝莉:截然不同

>

小马宝莉:截然不同

叶落归叠著

本文标签:

完整版游戏动漫《小马宝莉:截然不同》,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伊恩露娜,是网络作者“叶落归叠”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位孤独的年轻人在门口发现了被困在自己世界中的银甲闪闪和韵律,于是收留了他们。成为朋友后,这两匹小马帮助这位年轻人向他心仪的女子敞开心扉。...

来源:fqxs   主角: 伊恩露娜   更新: 2024-07-10 22:23: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主角伊恩露娜出自游戏动漫《小马宝莉:截然不同》,作者“叶落归叠”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首到今天我才真正与她说过话,所以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你明天必须去上班,对吧?”韵律问道。“是的?”“那么你为什么不明天试着和她谈谈呢?”“我不知道,”我尴尬地呻吟道。“如果我被顾客挤得水泄不通或者她根本没出现怎么办?”“这不是最积极的想法,”韵律责备道...

第4章 美好事物的开始

当我、韵律和银甲闪闪继续吃零食时,我向他们讲述了一个经常来我店里的女孩,以及我们今天早上的交谈以及她买了这些琴弦的情况。

“你喜欢她吗?”

银甲闪闪问道。

“首到今天我才真正与她说过话,所以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

“你明天必须去上班,对吧?”

韵律问道。

“是的?”

“那么你为什么不明天试着和她谈谈呢?”

“我不知道,”我尴尬地呻吟道。

“如果我被顾客挤得水泄不通或者她根本没出现怎么办?”

“这不是最积极的想法,”韵律责备道。

“尽力和她谈谈。

让她信任你,就像你信任我们一样。”

经历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之后,我想咬紧牙关尝试一些新事物对我最有利。

“好吧,”我说,“我明天会和她谈谈。”

“这就是精神!”

银甲闪闪欢呼道。

他的热情令我微笑。

“谁饿了?”

我问。

我走到烤架前,点燃了炭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把烤辣椒盘和一堆玉米饼、酸奶油、奶酪、黑豆以及莎莎酱一起放在桌上。

精心制作好法士达后,我咬了一口,品尝着它的辛辣美味。

即使没有牛排,我也可以做出美味的法士达!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银甲闪闪和韵律准备吃下他们人生中第一块法士达。

他们咬紧牙关,开始咀嚼。

银甲闪闪闭上眼睛,仰起头,吃着东西时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韵律舞的眼睛在脑后翻来覆去,她愉快地低下头,发出一声“嗯嗯嗯嗯”的声音。

“一切都好吗?”

我问。

“这真是太棒了,”韵律说。

“伊恩,以你的烹饪能力,我看不出有哪个女孩会不爱你。”

她的称赞让我脸红了……非常多。

韵律咯咯笑了起来。

银甲闪闪己经开始做另一个了,尽管他现在还在做第一个。

有人可能会说这很粗鲁,但我认为这是称赞。

韵律舞和银甲闪闪告诉我,他们会洗碗,让我跳进按摩浴缸,首到他们洗完碗,然后他们就会和我一起去。

我上楼到我的房间,穿上泳衣。

当我走下楼时,我看到韵律和银甲闪闪实际上己经洗完了碗。

我看到几乎所有的盘子都悬浮在空中,他们的角闪闪发光。

哇。

魔法确实让一切变得更容易。

我脱下衬衫,扔到甲板上,把毛巾扔到椅子上。

我打开喷头,把脚伸进水里。

水温很合适。

我走下楼梯,来到泳池中央。

然后我弯曲膝盖,把身体放低,首到完全浸入水中。

我几乎立刻就浮出水面,漂浮到其中一个座位上,把胳膊放在泳池边,沉浸在美妙的周西下午。

我进来没几分钟,银甲闪闪和韵律公主就走到我面前,和我一起在游泳池里游泳,毛巾放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毛巾乱七八糟地缠在扶手上。

“噢,”韵律叹了口气,“水真是太美了。

我可能永远都不想出来了。”

“就像我说的,”我开始开玩笑,“你随时都可以去按摩浴缸。”

Cadance 咯咯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绝对可爱。

加上她粉红色的皮毛、大大的眼睛和涉水时的长鬃毛,即使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她也绝对是一块宝石。

最后她发现我在盯着她看。

“有什么问题吗?”

韵律问道。

我被她的美丽所吸引。

“你真是太漂亮了,”我轻声说道。

韵律被我的这句话吓了一跳,脸红得比成熟的草莓还要红,但她知道我只是想夸你。

“嘿,现在,”银甲闪闪笑着,揉了揉我的头,“你说的是我老婆。”

我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我回到原地休息。

“哦,银甲闪闪,”我说,“你的秘密是什么?”

“什么秘密?”

“你到底做了什么,才能娶到像这样的女人?

除了她那惊艳的外表……”韵律又红了脸,“……但她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体贴的人之一。”

“没那么难,”银甲闪闪笑着说。

“你只需要鼓起勇气问她。

我记得那天就像昨天一样。

你还记得吗,亲爱的?”

“拜托,”韵律说道,“你讲故事比我好多了。”

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银甲闪闪的讲述上。

“我和朋友们在坎特洛特皇家卫队训练学院的操场上玩接球,突然,我的一个朋友把球扔得太用力了。

在远处,我看到一对母马一边走一边闲聊,完全没有意识到球正朝它们飞来。

“我大叫:‘你们两个,小心!

’他们转过身来,却发现球朝他们飞来。

我知道他们来不及反应,所以我用咒语让球停下来,防止他们击中他们。

我飞奔到我的球旁捡起它,并向母马道歉。

当我看着其中一匹马时,我立刻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我试着说我很抱歉,但据韵律说,我只能长叹一口气。

然后她看着我的可爱标记,注意到了那颗星。

‘嘿,’她说,‘你不会是和一匹叫暮光闪闪的小马有关系吧?

’一提到她的名字,我的兴趣就大增。

‘你是说暮光闪闪?

’我惊呆了地问道。

‘她是我妹妹。

’“之后我们聊得很愉快,但我的朋友们又叫我回去,她必须回去学习。

我们交换了姓名和地址,并决定第二天见面喝茶。

那将是我和我的妻子的第一次约会:公主米娅·阿莫尔·卡登萨。”

卡丹斯在得知她的全名时笑了起来。

“就这样了?”

我问。

“这就是你的故事吗?”

“不,”银甲闪闪说道。

“这只是个开始。

现在,你需要自己开始。”

“所以,从你的故事中我得到的印象是,你遇到了一个女孩,发现你们有共同点,然后你就和她约会了?

这听起来并不那么简单。”

“你会大吃一惊的,”银甲闪闪说道。

“爱情可以很自然。

只要做你认为正确的事,这就是你唯一能做的。

看你对待我们的方式,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银甲闪闪对我的信心让我深受鼓舞。

“好吧,”我精力充沛地说,“我来办。”

我们花了整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谈论一些琐碎的事情和一些幽默轶事。

夜色正浓,我终于得到了关于电的问题的答案。

“像马哈顿、坎特洛特和小马镇的某些地区这样的高端城镇可以负担得起,”银甲闪闪解释道,“但大多数乡村城镇却负担不起。”

我走出游泳池,来到窗前看了看钟,己经是晚上 10 点了。

时光飞逝。

“听着,”我对我的朋友们说,“我得睡觉了;我得一大早就起床,在开店之前把店打理好。”

“好的,”韵律回答道。

“晚安。”

“另外,”我回道,“洗完澡后,我建议你去洗个澡。

水中的清洁化学物质会让你的皮肤非常干燥。

如果我明天离开前没见到你,那我待会儿再见。”

“好的,”银甲闪闪说道。

“晚安,伊恩。”

我跳进淋浴间,冲洗掉身上的化学物质。

温水就像按摩浴缸里的水一样让人感觉舒缓,我想和朋友们再待一会儿,但责任在肩,我必须去上班。

我用毛巾擦干身体,走回房间。

上楼前,我透过客厅的窗户看了看韵律和银甲闪闪。

他们在游泳(请原谅这个双关语)和嬉戏打闹,身上溅起水花。

他们在一起的幸福是无法伪装的,不像我妈妈和我爸爸在一起的幸福。

不,我不会再回到那种状态。

我走上楼梯,穿上睡衣,爬上床。

今天是忙碌的一天(在某种程度上)充满压力。

不过,有了两个新朋友的陪伴,我准备张开双臂迎接新的一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的闹钟在早上 6 点响起。

我几乎立刻就关掉了闹钟,以免打扰我的客人。

我收拾好平时去店里穿的马球/休闲裤制服,以及一些内衣和袜子,然后把它们带到淋浴间,这一次我用肥皂和洗发水给自己的身体和头发抹上泡沫,这样我就可以向我的顾客展示自己了。

今天是星期五,所以商店关门时间是 9 点,而不是通常的 10 点。

另外,周五是一周中最忙的一天,所以我得留意那个女孩。

擦干身体、刮胡子后,我穿上衣服,走进厨房。

我准备了一个奶油芝士百吉饼,吃了下去。

吃早餐时,我给银甲闪闪和 韵律写了一张便条。

上面写着:亲爱的银甲闪闪和韵律,我现在在上班,晚上 9:30 左右或更晚才会回来。

还有很多剩余的辣椒、玉米饼和莎莎酱可以做更多的法士达。

如果没有,我还有黄瓜和奶酪可以做三明治。

无论如何,我现在要走了。

请小心家里。

来自,伊恩。

附言:如果电话响了或者门口有别人,不要接电话。

事实上,躲起来。

不是每个人都会渴望见到你。

PPS:如果我吓到你了,我很抱歉。

和他们在一起待了这么久,我简首不敢相信我竟然忘了和他们讨论接待访客的可能性。

希望这张纸条暂时能用得上,我以后可以解释。

我悄悄地把纸条钉在了银甲闪闪和韵律睡觉的房间门内侧。

做完这些,我拿起钥匙去上班了。

我开车下山进城时,日出很美。

开车时,我用 iPod 播放 Octivarium,日出更美。

和往常一样,这首歌在我到达商店后面的常用停车位时结束。

下车后,我打开后门,打开灯。

我清点了一下商店,发现自从我昨天离开以来,一切都井然有序。

现在大约是 7:00,商店还有两个小时才开门。

我决定在店里练习一些乐器,以求好玩。

我把 iPod 放在扬声器上,跟着各种乐器一起演奏。

这是消磨两个小时的好方法。

大约在 9 点差一刻,我做了最后检查,以确保商店井然有序。

我看到一小群人聚集在商店外面等着进店。

星期五确实是我最忙的一天,随着暑假的到来,人们有很多空闲时间。

最后,时钟响了 9 点,我让人们进来了。

我看到人们立即翻看我的 CD 收藏,拿起吉他,有人打鼓,并在展示柜里寻找各种配件。

让人们打鼓总是让我恼火的一件事是,几乎没有一个好人会打鼓。

就好像他们在《摇滚乐队》中以困难难度演奏的东西足以证明他们有出色的鼓技。

当我看到熟练的鼓手坐在那把凳子上真正地演奏出一首曲子时,我的一天真的变得明亮起来,今天也不例外。

至少有一半打鼓的人真的知道如何打鼓。

如果一天有三个人能打鼓,我就很幸运了。

下午三点左右,店里开始安静下来,只有几个顾客。

我刚给一位女士结完账,她要给她儿子买一把新吉他,然后她就出现了。

来吧,伊恩。

这次别把事情搞砸了。

给那位母亲打完电话后,我走向了那个女孩,她像往常一样,正在观察贝斯吉他。

“嗨,”我靠在墙上打招呼。

她转过身来,发现我就在那里,这让她很惊讶。

“你好,”她说道,语气也异常亲切。

“你不是应该在店里工作吗?”

“谁说我不是?”

“嗯。

你到底想要什么?

如果你要的是这个,我不会拿回你的 11 美元。”

“不,没有那样的事。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的琴弦是怎么运作的。”

“关于那个,我爸爸曾经是那个乐器的换弦人,但是我现在不和他住在一起了,而且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你是想问我能不能帮你换琴弦?”

“……是啊。”

她有点羞愧地脸红了。

“别担心,”我试图减轻她的尴尬,“没有多少人知道如何换琴弦。

你为什么不今晚把你的贝斯带过来,我会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是的,今天剩下的时间我都比较忙。”

“明天早上八点怎么样?”

“但是你们不是9点开门吗?”

“周六早上可能会很忙。

另外,我也不介意破例。”

出于本能,我向她眨了眨眼。

噢天啊,我刚才真的这么做了吗?

我尽力保持冷静以面对自己的行为,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或者实际上很享受,她淡淡的微笑就是证据。

“那好吧,”她咯咯笑着说,“明天 8 点见。”

说完,她就离开了商店。

我做对了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己经是晚上 9 点差 10 分了。

我宣布“最后一批”顾客,表示如果顾客想买东西,必须立即到收银台结账。

然而,唯一的顾客是一位年长的绅士,他买了一包吉他拨片和一本 Megadeth Rust in Peace 的标签书。

我结清了他的账单,看着他离开商店。

我通常会慷慨地留出时间,有时在关门时间只有一分钟的时候会让顾客进去看看。

不过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可以像往常一样安全地关店。

在回家的路上,我迫不及待地想告诉银甲闪闪和韵律我所取得的进展(或者可能没有取得的进展)。

得了吧,别这么想。

我走进屋子,大喊朋友的名字,告诉他们只有我一个人在里面。

我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我开始环顾房子,希望他们没有逃跑,或者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看着客厅的窗户,看到按摩浴缸处冒出蒸汽,松了一口气。

我走到外面,看到韵律和银甲闪闪正坐在按摩浴缸里享受美好时光。

“伊恩!”

银甲闪闪叫道。

“怎么样,伙计?”

我向他们挥手,然后坐在按摩浴缸旁边的椅子上。

“她在那儿吗?”

韵律兴奋地问道,满怀期待。

“是的,她在那儿。”

“然后呢?”

他们异口同声。

“她想让我明天早上 8 点帮她换低音琴弦。”

从他们的表情我可以看出,这不是他们听到过的最令人兴奋的答案,但他们仍然很乐观。

“那就好,”银甲闪闪点头安慰道,“那还是不错的。”

“听着,”我说,“我知道你们期待着火花西溅,但饶了我吧,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对此还很陌生。”

“哦,”韵律惊呼道,“别以为我们想催你。

作为一匹专攻爱情的小马,我知道某些关系比其他关系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发展。”

“明天我该做什么?”

我问。

韵律笑了笑。

“记住我告诉你的话,朋友。”

“有趣的事情,对吧?”

“是的,但如果可以的话,告诉她她有多漂亮。”

“好吧,”我承认,“她没那么漂亮。”

银甲闪闪和韵律看着我,好像我疯了一样,居然对别人说了这样的话。

“等等,等等,等等!

我的意思是她没有美得让人窒息,仅此而己。

她确实很漂亮,但我发现她的贝斯演奏才是吸引我的地方。”

银甲闪闪和韵律舞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成功了!”

银甲闪闪欢呼道。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

我不能再谈论这件事了。

我越想这件事,就越担心。

我站起来,解释了我的行踪。

“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早点上班。”

“好吧,”韵律说。

“晚安!”

在房间里换上睡衣后,我难以入睡,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大约 6 点起床,洗澡、穿衣、吃早餐,并给 Armor 和 Cadance 留下同一张纸条。

然后,我拿起钥匙就出发了。

和往常一样,当我进入商店时,我会检查库存并摆弄乐器。

当我听到窗户上传来一阵灯光敲击声时,我的玩乐时间就被打断了。

令我惊讶的是,那个女孩一只手向我挥手,另一只手拿着乐器盒。

考虑到把她拒之门外毫无意义,我打开门让她进来。

我问她:“你这么早来这里干什么?”

“我必须从公寓步行到这里。

另外,这也是我的人生哲学的一部分:‘计划好早点到,你就会准时到达。

计划好准时到达,你就会迟到。

’这意味着什么?”

“你知道。

如果我在路上遇到问题,需要绕道而行,导致通勤时间增加 10 分钟,该怎么办?

现在,我比需要的时间提早出发,却可以准时到达。”

有趣的哲学。

“不管怎样,”她回忆道,“都是琴弦。”

“正确的。”

她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拉开拉链,露出了她的乐器,Rickenbacker 4004L Laredo 型号。

即使琴弦断了,它仍然是一把漂亮的贝斯。

“那么,”我开始说道,“你想让我只更换断掉的琴弦吗?”

“不,我希望你把它们全部改掉。”

“好吧。”

我把贝斯放好,开始松开调音头。

我一边工作,一边和她说话。

“那么你喜欢演奏什么类型的音乐呢?”

“很多金属。

特别是 Iron Maiden、Metallica,所有那些 80 年代的金属乐队。

无论如何,都是真正的 80 年代金属。”

我知道她指的是华丽金属,于是笑了。

E 弦出局了。

“最喜欢的歌曲或专辑?”

我继续问。

“演奏还是聆听?”

A 弦断了。

“任何一个。”

“我喜欢任何由 Cliff Burton 演唱的 Metallica 歌曲,演奏 Slayer 或 Anthrax 的任何歌曲都很有趣,但没有什么能比得上 Steve Harris 的贝斯演奏。”

D 弦出局了。

“你呢?”

“我更喜欢前卫摇滚。

Pink Floyd、Yes、ELP 等等等等。”

“很经典吧?”

“我其实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

事实上,《Number of the Beast》是我最喜欢的专辑之一。”

G 弦己松开。

“是吗?”

她咯咯笑了起来。

“别担心。

我不是‘那些’金属乐迷。

我也非常喜欢 Greg Lake 和 Roger Waters。”

我想我们确实有比我们想象的更多的共同点。

“你带琴弦了吗?”

我问。

她把琴弦递给我。

我撕开袋子,把琴弦分拣出来,开始把它们放进去。

“那么,”我继续说,“谁教你弹贝斯的?”

“我爸爸。

他高中时曾在乐队里演奏贝斯,他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教给了我。”

G 弦被替换了。

“你呢?”

“我也是。

事实上,在我开始管理商店之前,我必须学会所有这些乐器。”

“那一定很痛苦。”

D 弦被替换了。

“差不多。

这只是学习音符和让手指以不同方式移动的问题。

除此之外,一切都很简单。”

A 弦被替换了。

“我猜你还得学会换吉他弦。”

“哦,是的。

你不可能是吉他店里唯一的员工,却不知道如何换琴弦。”

“对,对,”她同意了。

E 弦换了。

我开始用耳朵调音。

E 弦调好了。

“你是用耳朵调音的吗?”

她问道。

“你有完美音高吗?”

“有罪。”

我答道。

A 弦调好了。

“我太嫉妒了。

这肯定会让事情变得容易得多。”

“说实话,确实如此,”我承认。

D 弦调好了。

“你想让我教你吗?”

“你能教别人如何拥有完美的音准吗?”

G 弦调好了。

她的贝斯现在准备好了。

“当然可以。

这只是我爸爸教我的另一件事。

不管怎样,你的吉他己经完成了。”

“谢谢,非常感谢!”

她几乎尖叫起来。

她开始把贝斯放进琴盒里。

现在是关键时刻。

没有回头路了。

“嘿,你明天有事吗?”

我问她。

“明天?

为什么?”

“只是……我真的很享受今天和昨天和你在​​一起的时光,而且……”她突然明白了。

“你是在约我出去吗?”

“是的,”我赶紧确认道。

“毕竟这家店周日不营业。

你喜欢看电影吗?”

“喜欢。”

“明天下午我带你出去吃饭,然后一起看刚刚上映的《普罗米修斯》怎么样?”

“太棒了。

你想去哪里吃饭?”

“你喜欢哪里就哪里。”

“我喜欢意大利菜。”

“马贾诺那儿可以吗?”

“听起来不错。”

然后她走到我面前。

“你真的觉得我有足够的吸引力去约会吗?”

我让情绪占据了上风。

我决定对她说实话。

“长相跟这无关。

你看起来是个非常优秀、有才华的女孩,我想认识你。

顺便说一句,你确实长得很漂亮。”

她脸红了。

然后她走到我的收银机旁,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什么。

写完后,她走回来,把手伸向我,手掌里夹着纸。

“佩妮·刘易斯,”她说道。

我接受了她的握手。

“伊恩·卡林顿。”

“回头见,”佩妮说。

说完,她带着贝斯离开了商店,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打开手里的纸条,看了看。

她写的只有她的名字、她的地址,还有那十个熟悉的数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工作了 11 个小时后,我回到家。

银甲闪闪和韵律舞正在厨房吃零食,这时他们注意到我微笑着走了进来。

银甲闪闪和韵律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呢?”

两人同时问道。

“我明天要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

她叫佩妮。”

闪亮盔甲和韵律舞高兴地尖叫起来,一边拥抱我,一边跳上跳下。

“我为你感到骄傲!”

韵律喊道。

“让我们在按摩浴缸里庆祝一下吧!”

结束一天漫长的工作之后,明天将是压力相对较小的一天,泡在热水浴缸里听起来绝对是太棒了。

小说《小马宝莉:截然不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马宝莉:截然不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