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狼性:东北老炮儿

>

狼性:东北老炮儿

二两到半斤著

本文标签:

孙建伍张大柱是都市小说《狼性:东北老炮儿》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东北的男人是狼骨子里就透着野性。东北的老炮儿们是群狼,血液里就是桀骜不驯的倔强。我想把这群狼的故事写出来,告诉大家。因为这群狼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印记。...

来源:fqxs   主角: 孙建伍张大柱   更新: 2024-07-10 22:20: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热门小说《狼性:东北老炮儿》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孙建伍张大柱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二两到半斤”,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也算是孙建伍命不该绝。张大柱这么一闹,不光惊动了军区大院,更是惊动了当时指挥自卫反击的某位高层首长。首长指示军区对孙建伍酌情处理。后经军区党委决定,给予孙建伍撤职、保留党籍、军籍,按义务兵当年退伍的处分...

第二章 虎落平阳

孙建伍枪毙俘虏,严重违反战场纪律,解除了一切职务,被军部勒令调入后方押解。

由于孙建伍造成的影响十分恶劣,按军区首长的意思,就是枪毙孙建伍十次,也不够弥补他犯下的过失。

听到这个消息,把孙建伍的团长气得,在作战部当时就把桌子都掀了。

把原本来求情的营长张大柱,教导员刘学海他俩,吓得差点没尿了裤子。

但是,自己的犊子得护,自己的兵得管。

张大柱拉着团长一趟趟地往师部和军区跑,一层层地拉关系找门路。

可是这捅破天的窟窿,谁敢管啊!

求爷爷告奶奶,得到的答复都是一句话:军令如山,非毙不可!

实在没了办法,张大柱真急眼了,私自带着全营的百十来号干部战士,顶着火辣的日头,跪在军区大院门口。

张大柱心里明白,这么做是危险的,这是在“逼宫”!几百号人这么一跪,军区当时就炸了庙。

军区首长提搂着手枪,就从楼里跑出来。

叫上警卫连把他们围了,说什么也要一起毙了张大柱这狗日的。

后来还是军政委出面,连拉带劝地,算是哄住了老头。

张大柱向军政委讲明了孙建伍枪毙俘虏的经过,又用自己的政治仕途来担保孙建伍绝对不是故意杀俘虏,而是急火攻心,猪油上了头。

也算是孙建伍命不该绝。

张大柱这么一闹,不光惊动了军区大院,更是惊动了当时指挥自卫反击的某位高层首长。

首长指示军区对孙建伍酌情处理。

后经军区党委决定,给予孙建伍撤职、保留党籍、军籍,按义务兵当年退伍的处分。

从干部一下子撸到士兵,然后就地当年勒令退伍的,孙建伍也算是建国后他们军区的第一人了。

命是保住了,可是孙建伍军旅生涯算是彻彻底底提前结束了。

孙建伍想到了这些往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穿过车厢内拥挤的人群,来到了列车的连接处。

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随手抽出了一根,擦着火柴点着烟,狠狠吸了一口。

“班长,借个火行吗?”

两个年轻的小战士向孙建伍借火。

孙建伍咳嗽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火柴递了过去。

递过去的同时,他看了看眼前的两名小战士。

这才发现其中的一个小战士,军装右边的袖子干瘪地插在上衣下摆的口袋里。

“你的手?”

孙建伍问“老山二次的时候,被越南鬼子的炮弹皮咬没的!

没事儿!”

小战士倒是毫不在意,一脸的无所谓。

“你多大了?”

孙建伍又问。

“再过两个月就满19了”小伙子刚回答完,孙建伍再也忍不住了。

大颗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掉了下来。

这是一个只有19岁,一个花一般年龄的小伙子。

如果没有战争,可能他会在学校里,会在工厂中,会在肥美的田野上,为自己幸福的生活而努力拼搏,也许他会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可是一场残酷的战争夺去了他的手臂,让他今后的生活和人生都发生了改变,面对未来的漫长岁月,他今后可怎么办啊!

还有,还有,还有许多人,许多和他一样的人,永远地埋在了南疆那片连绵不绝的木棉树下……想到这里,孙建伍的心里就像有块沉重的大石头,压在他心里喘不过气。

“班长,你好像…你是……孙建伍连长吗?”

小战士的提问把孙建伍从悲痛中拉了回来,他揉了揉眼睛问道:“你认识我?”

“真的是您啊!

这里有谁不知道三六〇团老虎连的孙连长呢?

您可是个传奇人物啊!

您带领十几个人,长途奔袭连夜摸进越南鬼子的弹药库。

面对数倍于你的敌人,还能杀得几进几出,并且炸掉他们的弹药库,全军区都说您是越南鬼子的死神呢!

“小战士一边说一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孙建伍。

“那都是过去了,现在的我,不是和你们一样吗?”

孙建伍惭愧的自嘲道。

“孙连长,我知道您的事,换了是我,我也会像您一样,亲手宰了这帮狗娘养的越南鬼子!为了那些牺牲的战友,毕竟咱们都是从鬼门关,一起闯过来的弟兄…”看着小战士那真挚的眼神,孙建伍的心平静了许多。

三个人又在车厢连接处那狭小的空间里聊了很多很多。

和小战士分别后,孙建伍回到了自己座位,通过刚才的聊天,让他好像多少放下了心中的包袱,浑身有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畅快劲儿。

是啊,人不能总是活在阴影里,把自己搞得一蹶不振。

浑浑噩噩,自暴自弃,这也不是他孙建伍的作风。

跌倒不可怕,可怕的是永远站不起来!

他闭上眼,开始为回到地方,该如何生活做起了打算。

一路从南疆到吉通,坐火车要五十多个小时。

也多亏是首达不需要倒车,这让孙建伍着实舒服不少。

他靠在座椅上吃了睡,睡了吃,总算熬过了这漫长的旅途,回到了阔别己久的吉通大地上。

跟着人流,从车站出来,孙建伍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火车站广场。

想想当初,自己当兵走时,胸戴红花,全县的老百姓都来送新兵,那是何等的光荣,而现在……唉!

想想这些,不由得自嘲地笑骂了一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孙建伍的家在吉通县城郊的一个小村子,从火车站下车,还要倒一次小客车。

提着行李从广场穿过,向汽车站走去。

沿着路边有许多做小买卖的,有歇脚吃饭的,有拉客住宿的,有出租带路的,有卖荤俗杂志的,偌大个站前两边也算是人头攘攘,好不热闹。

“小兄弟,住店不?

干净卫生,还有热水。”

一个大娘拉住了孙建伍的行李,满口堆笑地和孙建伍说道。

“大娘,我不住宿!”

孙建伍笑着回绝了她,刚想走。

“不住店,歇会儿也行啊,店里有姑娘,个顶个的水亮!”

听着大娘这套说词儿,怎么好像个旧社会妓院门口的老鸨子呢?

“不住,不住,大娘,我本地的。”

“本地的咋了?

本地的就不累了?

脱了裤子就不能享会儿福了?

这大娘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弄得孙建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孙建伍虽然当了五年兵,可是这火车站的套路,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别看这大娘说得挺好听,你要是真住了店,再点个姑娘,可能你刚脱了裤子,没等摸上姑娘的身子,就有一群人一脚踹开房门。

告你一个耍流氓,或者勾引别人媳妇儿、强奸未遂啥的。

给你一顿暴揍不说,还得榨干你身上所有的钱。

你就是天大的本事,在他们眼里也是理亏,揍你抢你,给你个胆子,你也不敢报官。

按旧社会的说法叫“扎大国”,现在的说法叫“仙人跳”。

所以说,火车站、客运站这地界,历来就是三教九流的聚集地。

可以说是黑白相交、鱼龙混杂的大染缸。

解放前,不少当地青帮,栁子、土匪胡子、小偷小摸常年都在这里混生活。

解放后,公安机关对这里几次整治,力度虽大,但也是收效甚微。

帮派林立,鬼神同坐,各种势力错综复杂。

政府管得多了,这些牛鬼蛇神闹事儿也多。

后来公安干脆对这里,管理上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政策,只要你不过分我也决不追究。

几经拉扯总算躲开了拉客的大娘,孙建伍怕耽误回家的公汽儿,抱起行李,奔着客运站一路小跑起来。

“苹果,正宗的烟台苹果,苹果,正宗的烟台苹果!”

一阵叫卖声让孙建伍放慢了脚步。

他心里合计着,这么多年没回家,总得给家里弟弟妹妹买点什么吧。

啥也不带,空手爪子回家,这脸上也挂不住。

想到这里,孙建伍径首向卖苹果的小摊走过去。

卖苹果的是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他披着一个黄布褂子,草绿色的军裤上污渍斑斑,整个人看起来邋里邋遢的。

这年轻人歪坐在一辆三轮车上。

三轮车平铺了一层架板,上面堆满了红彤彤的苹果。

“这苹果怎么卖的?”

孙建伍拿起一个苹果在手上掂量了一下。

“呦,兵哥哥?

苹果三毛。”

卖苹果的小贩道。

“麻烦兄弟给我称几个吧。”

“好嘞”小贩的手脚很麻利,随便用网兜装了十几个苹果。

随手一拧,也没上称,首接递给了孙建伍。

“您瞅好喽,十五个苹果,一共西块五,网兜一块,加一起五块五。”

“小兄弟,不是三毛一斤吗?

这西块五够买你这半车苹果了,再说你也没上称啊”孙建伍不解地问道。

“谁说三毛一斤?

我喊的是三毛一个!

我还都给你挑大个装的呢!”

“小兄弟,你这是唬人啊!

这苹果我不要了”。

孙建伍把网兜里的苹果倒出来,转头就想离开。

刚想走,就听到小贩喊着:“这苹果你不要也得要,谁知道你是干净还是埋汰?

有没有带细菌病毒?

你手摸过的苹果就卖不了别人了!”

小贩说完,对着大街又喊:“大伙儿都过来瞅瞅,解放军大兵,挑完苹果就耍无赖,不要不说还磕坏我的苹果!”

他这么一喊,立时就有许多人就围了过来,大伙儿七嘴八舌地看着热闹。

人群里,这时有人大声嘲讽着:“这年头,解放军大兵也赖账啊!”

还有人附和道:“咋?

你以为解放军就都是好人?

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现在不比解放前,大兵进城不扰民的那会儿了。”

孙建伍一听,心里明白,这是让人算计了。

以前总听人说,车站有一帮不良商贩,仗着人多势众,动一些坏心眼儿。

对往来的旅客、路人强买强卖,弄得老百姓苦不堪言。

看今天这架势,算是让自己碰上了。

“小兄弟,你喊的三毛,我按你三毛一斤要的,是我听错了,这苹果我不要了不行吗?”

“不行!

你磕坏了我的苹果,我卖谁去?”

“小兄弟,这苹果我都是倒出来的,你看看哪有磕坏的,再说,磕坏了我赔你不就得了吗?”

“赔?

要赔就全赔!”

这小贩手一掐腰看着孙建伍。

“都躲开点,都躲开点“这时候,几个汉子推开看热闹的人群,走到了小贩跟前。

小贩一看几人,顿时有了指望一般,赶忙过去说道:”虎哥,你们可来了,这解放军大兵买了苹果不要了。

耍赖不说,还把我苹果都磕坏了!”

为首的汉子一听,扭头盯着孙建伍,缓缓道:”解放军?

解放军咋了?

不买苹果还砸坏它,你是国民党还是土匪头子?

真当我们平头小老百姓好欺负?

“孙建伍看了看这群汉子,个个身宽体胖,一脸横肉。

尤其为首的叫虎哥的,这人剃着光头,虎鼻狮口一脸麻子。

左耳边一道十几厘米长的刀疤延伸至脑后显得尤为吓人,让人感觉这个虎哥就不是一般的善类。

“这位同志,请你把嘴巴放干净点!

侮辱我行,但不要侮辱解放军,请尊重解放军这个称谓!”

听了这汉子说话,孙建伍心里不免有了些许的怒意。

“咋了?

说你不服?

不买还砸坏别人苹果,你他妈还有理了?”

“我说了,真有砸坏、磕坏的,我照价赔偿就是了。”

“猴子,你苹果怎么卖的?”

虎哥扭头问小贩。

“刚才三毛一个,现在三块钱一个!”

有了虎哥这帮人的撑腰,这个叫猴子的小贩立刻把价格提高了十倍。

人群一阵唏嘘,三块钱的苹果这可不是谁能吃起的,要知道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个壮劳力,就是累死累活一天也才能挣个七八块钱。

“这不是坑人吗”人群中有几个人小声嘀咕着。

“坑你妈!

少他妈多管闲事!”

虎哥旁边的兄弟瞪了一眼人群,那几个嘀咕人立马就不敢说话了。

虎哥走到孙建伍跟前,一拍孙建伍的肩膀道:“小子,我踏马不管你是解放军还是国民党兵,三块钱的苹果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少一个子儿我今天就废了你!”

小说《狼性:东北老炮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狼性:东北老炮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