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苏清月裴桉的小说

>

苏清月裴桉的小说

顾未晚著

本文标签:

火爆新书《苏清月裴桉的小说》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顾未晚”,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虽只是世子府的一名通房丫鬟,却像从画中走出来一般美艳。这么多年,世子身边只有这位丫鬟,无数人为此咬断银牙。可无人知晓,她为了逃离世子府做了多少准备。无数的讨好与谄媚,都是为了宝贵的自由。待到后来,世子要娶正妻了,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世子府一场大火,那绝色丫鬟便从府中消失了。人人皆道她已被烧成了灰,只有世子知道,她出逃了……...

来源:cdlb   主角: 裴桉苏清月   更新: 2024-07-10 10:40: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苏清月裴桉的小说》,是作者“顾未晚”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裴桉苏清月,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听完认错的话,她并未出声,但从脸色神情中,已然看出冷意和不满。宁薇也不敢多说,只好带着手下人一起处理剩下的事情。整个院子里,除却一些慌乱脚步声,就只剩下宁蔓尖叫蛇女。从小油皮都没破过的女儿家,这会是真被吓坏了...

第13章


周围人吓了一跳,目光全部聚集在宁蔓身上。

鼻子摔破,被抹开的血,擦在脸上,看上去血淋淋。

都是闺阁女子,哪里见过这么大阵仗,一个个害怕不已。

“常德,找府医过来。”

裴桉看着这一场闹剧,眼神暗沉,视线只落在那个跪在人群的女人身上。

明明是一样的衣物,他却能清晰找到她的位置。

看不清她此刻表情,可刚才他瞧见这女人脸上露出一份他从未见过的笑容。

很真, 那种满眼嘲讽讥笑。

一点不似以往的柔弱,娇媚。

这让他很陌生。

好好一场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就被迫结束、

宁薇露出一丝慌乱,这场闹剧她有推脱不开的责任。

“姑母,是薇儿没弄好。”

小心扶着人坐好,面带愧疚开口。

显然,国公夫人脸色不善,这是在全京城世家贵女中留了面子,搞不好还得罪人。

听完认错的话,她并未出声,但从脸色神情中,已然看出冷意和不满。

宁薇也不敢多说,只好带着手下人一起处理剩下的事情。

整个院子里,除却一些慌乱脚步声,就只剩下宁蔓尖叫蛇女。

从小油皮都没破过的女儿家,这会是真被吓坏了。

可更惨事情在后面。

“看看,伤得怎么样?”国公夫人就算不喜这个侄女成为未来儿媳妇,但总归还是有点心疼。

府医检查过伤口后,随即拱手回话。

“宁二姑娘伤势不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说到这时,忽然顿住。

“但属下发现,二姑娘应该吃了什么不当的东西,有过敏症状。”

话音刚落,亭内人脸色骤变,眼神都聚集在宁蔓脸上,大惊失色。

“真的过敏了!”

连退到最后方的苏清月,都不免一惊,满脸红疹子,这下是真惨不忍睹。

快速打量一圈在场人,最后落在面色最为镇定的宁薇身上。

定定落在这人身上两秒,忽然一暗,这么明目张胆害人?

也是太过出神,忽然就感受一股强硬视线盯着她。

转眼一看,和那头站在台阶上蓝袍男子,四目相对。

吓得她连忙低下脑子,一下没留神,又被这男人给盯上。

那眼神明晃晃在说她不安分,充满危险感。

这种躲避眼神还有举动,让裴桉脸色更加难看,眼神死死盯在她漆黑发顶上。

好得很。

这么避之不及。

上头,宁蔓已然闹翻了天,脸上还有身上传来瘙痒感,忍不住想要挠。

被婢女死死抓住手,在椅子上挣扎起来,仪态全失。

“姑母,姑母,有人害我。”

“好难受啊!”撕心裂肺般喊出声。

国公夫人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这一连串事情,被外面人知道,不知道要怎么嘲笑她管家无力。

“给我查!”拿起手边茶盏就往地上砸,院内下人跪了一地。

裴桉铁着脸,坐在母亲下方,看着下面忙活,眸色暗沉,看不出在想什么。

宁蔓被喂了一晚药,鼻子上伤也处理,人倒是安静一点,但这会实在不雅观。

人头猪面。

“敢问二姑娘是不是对桃花过敏?”瞧着那中年府医端着刚才那盘糕点询问。

“是的。”双禾在一旁回话。

“这就对了,这糕点上带着桃花粉,想必过敏也是误食导致。”

“怎么可能,这糕点是我让厨房按照妹妹口味做的,我知道她桃花过敏,不可能添加。”

宁薇一听这话,连忙站出来解释,面色慌张又真诚。

“二妹妹,我怎么会害你呢!”

宁蔓压根不听解释,顿时就站起来骂道:“怎么不会,这整个府里,除了我身边,就你知道我桃花过敏。”

“宁薇,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你好狠心,我可是你亲妹妹。”

两人就这么撕扯起来,要不是有婢女拦着,恐怕就得上手。

宁薇满脸委屈,转身就朝着姑母下跪,眼泪掉了下来。

“姑母,薇儿真没有,我怎么会害二妹妹呢!”

“而且,这么多一样的糕点,我又怎么知道哪一盘她会用到。”

说着擦着眼角泪水,一副被冤枉至极的模样,让人生怜。

听完这话的她人,也觉得有道理。

宁蔓这会就认定是宁薇这人搞鬼,同样跪下,满脸委屈。

“姑母,你看看蔓儿,被害得这么惨,你要为我做主。”

国公夫人看着地上两个闹腾不休的侄女,忽然觉得头疾发作,往后靠了靠。

只想快点结束这个闹剧。

“桉儿,你怎么看。”

视线一转,决定让他来处理。

裴桉对后宅女子之间事情不感兴趣,过敏毁容,甚至这人在他眼前丢了命,都不值一提。

但母亲面子,他需要顾。

“接触过这盘糕点的人,都找出来。”

一句话,让跪在地上下人,惶恐不安。

宁薇这是趁着擦眼泪时,露出一点笑意,没让人任何发现。

“是。”常德也明白,世子这是谁也不想放过。

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站出来的人中,有她。

苏清月总算知道刚才那抹疑惑从何而来,跪在亭内,她就知道这个陷害恐怕就是朝着她而来。

难怪宁薇那般解释,一点不慌。

低着脑袋,回忆着刚才的事情,那个让她送糕点的丫鬟便是宁薇身边人。

裴桉从看见她从人群中起身,跪在他面前,脸色冷了又冷。

盯着她不放,心情坏到极点。

常德也冒了个冷汗,这段时间怎么回事,桩桩件件都和清月姑娘扯上关系。

这要不是走了霉运,那就是被人故意针对。

瞧着世子脸色,他都不敢靠近。

“是你!你这个下贱的玩意,竟然敢害我。”

宁蔓这会听风就是雨,看着苏清月那一眼狐媚的样子,便认定是这人为了报复。

“奴婢没有。”她没做过的事情,必然不会承认。

“这...上次我就无意间提了一嘴,二妹妹过敏的事情,清月姑娘应该不记得才是。”宁薇在一旁添油加醋,像是解释,更多是污蔑。

效果极好,宁蔓果然爆发了。

拿起手边茶水就往她脸上泼,要是躲得快,那茶盏就要砸在她脸上了。

“嘶。”

妈的,还好不像上次那么烫。

她忍。

而另一边裴桉脸色下沉,眼风一扫,盯着她。

这会,他想让在场人全部消失。

碍眼至极。

“姑母,你要为蔓儿做主啊!”

“我不过管家这个通房几次,她就这般害我。”宁蔓这会恨不得把她给活剥了。

就算真凶不是这个女人,这次她也一定不会放过。

“奴婢没有做过,请国公夫人明查。”

这么卑劣的陷害,她真是恶心。

但同样,心中也有一丝害怕,尊卑分明的时代,她们要得不是真相。

而是面子。

随意处置一个婢女,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桉儿,你来处理吧。”

小说《苏清月裴桉的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清月裴桉的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