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精修版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

>

精修版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

阿燃著

本文标签:

经典力作《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谢婉瑜太叔瑱,由作者“阿燃”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谢婉瑜贤惠了一辈子,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她爱慕的夫君陷害她,视如己出的养子污蔑她,甚至连疼爱呵护的继子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迫害致死而无动于衷。再睁眼,她重生到了即将过继养子之时。既然重活一世,那这辈子,她必然要让背叛她的人付出代价!渣夫私通长嫂拿她当挡箭牌,可以,话本子来一套?养子想让她替亲娘腾位置,可以,一纸诉状递到顺天府,开国第一例休夫案,帮尔等合家团圆!继子嫌弃她管太严,可以,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只是,明明这辈子只想报仇后独自美丽,为何那位权倾朝野的秦王殿下竟然黏了上来?谢婉瑜:男人算什么,搞钱它不香吗?太叔瑱:本王名下财富,皆与你为聘。谢婉瑜:......那我考虑一下?...

来源:yylrsj   主角: 谢婉瑜太叔瑱   更新: 2024-04-22 13:38: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完整版古代言情《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谢婉瑜太叔瑱,由作者“阿燃”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第4章萧璟并未接话,只沉声道:“今日圣旨已下,孙儿不日便将启程去北疆,此去不知何时能回”萧老夫人闻言缓了神色北疆与京城相距数千里,萧璟此去镇守边关,无诏不能回京,与那贱妇自然不能再见面,天长日久,她不信萧璟不会断了那畸念况且,只要萧璟不在,那薛雪柠是死是活也由不得她了!萧璟抬起头,直视萧老夫人,“还望祖母看在锦旻的份上,善待雪柠”萧老夫人一瞬间有被看穿的尴尬,冷哼道:“你倒是维护她,却忘了...

第8章




次日。

谢婉瑜去泰安堂请安,就见一个八九的小少年正陪着萧老夫人说话,年岁不长,一身气度却颇为不凡。

正是她那位好外甥兼继子萧明煊!

见到谢婉瑜进来,萧明煊忙起身行礼,“儿子见过母亲。”

谢婉瑜掐了掐掌心,含笑道:“自家人何需如此见外,快些起来吧。”

言词亲热,却并未如往日那般亲手扶他起来,而是兀自向老夫人请安。

萧明煊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上前扶请完安的谢婉瑜在下首落坐。

谢婉瑜强压下挥开他手的冲动,笑道:“好孩子,母亲还没老,还不需你搀扶着。”

萧明煊有些赧然,“是孩儿小半月不见母亲,心中思念,便想与母亲多亲近几分。”

上首的萧老夫人闻言笑道:“可见这孩子是极亲你的,你的大福气还在后头呢。”

谢婉瑜笑意深深,但细看却未达眼底。

“可不是福气么?日后有两个孩子承欢膝下,只望他们兄弟齐心,将侯府发扬光大。”

萧明煊昨日一回府就已听说谢婉瑜即将过继一子之事,此时闻言眼神一闪,面露好奇的问:“曾祖母,母亲,那位锦旻弟弟是怎样的人?”

萧老夫人巴不得两兄弟亲睦,忙道:“你锦旻弟弟性情天真烂漫,颇是活泼,你见了定然喜欢。”

“可不是,你曾祖母和父亲都喜欢那孩子!你是兄长,日后定要好生照顾弟弟!”谢婉瑜笑语盈盈。

萧明煊心中升起一丝不舒服,面上不显,乖巧的点头道:“孩儿定会好好照顾弟弟。”

萧明煊离开后,萧老夫人才提了正事,“昨日我同璟儿说了纳妾之事,他颇为抵触,你可有法子?”

谢婉瑜闻言面露忧色,“昨日侯爷去我院中,我一提纳妾侯爷便发了火。祖母,我瞧着、瞧着......”

萧老夫人心里一咯噔,难不成谢婉瑜猜到了什么?她忙急声问,“你瞧着什么?”

“我瞧着侯爷似是有何隐疾,才会不肯近女色!”

萧老夫人一时哑然,半晌才反应过来,“隐疾?”

“若非有隐疾,侯爷这般年纪欲气正盛,却从不肯亲近女子纾解一二,若非有隐疾,难不成是侯爷喜好龙阳?说来,侯爷竟日在军营里,所见皆是男儿......”

萧老夫人眉头直跳,叱道:“住嘴!这种事岂能信口胡绉!”

谢婉瑜听话的闭了嘴。

萧老夫人见她一幅委屈模样,压了压心中火气,头疼的挥挥手,“你退下吧!”

“是,祖母。”

谢婉瑜干脆利落的告退离开。

刚出来,就见西院的丫鬟匆匆来禀,说是薛雪柠身子不适,不能来请安了。

她弯唇一笑。

薛雪柠不是爱给人下药么,这次便叫她自食恶果。

不过,她心思没薛雪柠那么毒,手里也没那些毒药,但她身为谢家女,倒也不缺几味见不得光的东西。

害不死人,却能让人有苦难言,而她也正好趁薛雪柠不能出来蹦跶的时间,将这府里的钉子好生清理一遍。

西院。

薛雪柠坐在妆镜前,看着镜中满面狰狞红疹的自己,狠狠将妆台上的东西挥落在地。

“大夫呢?大夫怎么还没来?”

碧云胆战心惊的上前,“夫人,大夫马上就到了,您莫急,大夫一定能......”

薛雪柠眼一横,双眸猩红的刺向她,“被毁容的不是你,你自然不急!”

碧云扑通一声跪倒,“奴婢不敢,奴婢恨不能伤了脸的是自己!”

薛雪柠闭了闭眼,强压下心里的惶恐和愤怒,“起来吧,里外检查的怎么样了?可查到可疑的东西或人?”

碧云如实道:“奴婢仔细搜检过,里里外外并没有异样。”

薛雪柠皱紧眉,并不相信这个结果。她颇擅医术,平日对吃食用物都极为小心,对自己的身体也调养得极好,怎么可能突然浑身生出红疹?

幸而昨晚萧璟未留宿,否则被他看到她这张脸,饶是她相信他对她的感情,怕也会心生膈应。

一想起今早丫鬟掀开床账看到她的脸后惊恐尖叫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满心戾气。

“再仔细搜,我不信这是意外!”她咬牙切齿的命令。

另一边,谢婉瑜不想留在府里同萧明煊相处,从泰安堂出来后便带着洙芳出了府。

茶楼里,说书人正神采飞扬的说着秦王大战多罗统领的事迹,活灵活现的仿佛亲身所历。

谢婉瑜今日未坐雅间,只戴着幕篱坐在二楼大厅里,听得兴起时,还叫洙芳打了厚赏。

“夫人喜欢听这个故事?”一道清冷疏淡的声音冷不丁传来。

谢婉瑜闻言不由侧首,蓦地对上了一张戴着银质面具的脸。

她怔愣了下,“阁下是?”

太叔瑱在她对面坐下,泰然自若,“无名之人罢了。”

谢婉瑜抬手阻止洙芳逐人的举动。

这人虽戴着面具,衣饰瞧着也寻常,但那一身贵胄之气却是半点也遮挡不住。

不过,对方不愿坦露身份,她也懒得追问。

“秦王的事迹,想来天下间无人不感兴趣。”谢婉瑜转回头,继续听楼下说书人说书。

太叔瑱也未再言语,二人静静听完了一场说书。

谢婉瑜起身正待离去,太叔瑱淡声道:“你觉得秦王真有那般英勇,悍不畏死?”

谢婉瑜上下打量他眼,忽而一笑,“秦王是否悍不畏死我不知,阁下倒是挺不怕死。”

太叔瑱挑了下眉,“夫人此话何意?”

谢婉瑜指尖一点他脚上乌履,“革缎锦,皇室宗亲专属,阁下若没点儿身份,穿这一双鞋出去,轻则少不得一场皮肉之苦,重则性命难保。”

太叔瑱怔了下,旋即轻笑一声,“多谢夫人提醒。”

谢婉瑜点点头,转身而去。

太叔瑱深远悠长的墨眸落在谢婉瑜的背影上,耐人寻味。

而无人看见,谢婉瑜面上已生起汹涌的波澜,她低声喃喃:“秦王竟然已经回京了么?”

宋复礼从雅间出来,在太叔瑱身侧坐下,“您就不担心被发现身份?我瞧着那位夫人似是猜到了一二。”

面具下,太叔瑱勾了勾唇,“她不会说出去。”

宋复礼讶然。

怎么听着,王爷似乎很了解那位谢氏女似的?

不过,他识趣的没多问,“方才传来消息,大军再有三日便能进京了。”

“路上来了多少人?”

“十一批刺客,逃走三个,其他的悉数埋了。”

太叔瑱眸中闪过抹讽刺,“朽棘难雕。”

堂堂天子,堂皇大道不走,专爱行那阴毒小道,真是可笑又可耻!

回到府里,谢婉瑜刚坐下喝口茶,何嬷嬷便表情怪异的打帘进来了。

“夫人,西院那边一连请了四五个大夫,似乎大太太身上有什么不妥当,可要使人去瞧瞧?”那些大夫出来后,皆是一幅大受惊吓的模样,瞧着着实惹人猜疑又好奇。

谢婉瑜挑眉,“那嬷嬷便去瞧瞧吧。”

何嬷嬷忙应了是,兴冲冲的去了。

小半个时辰后,何嬷嬷一脸不郁的回来,“大太太借词说病得重,没让老奴进去内室。不过,大太太说只是吃错了东西,一时身上有些不爽利,并没有大碍。”

谢婉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忽而心思一动,招来洙芳,耳语了几句。

小说《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修版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资讯列表: